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 > 结局篇——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结局篇——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星期后。
  
      一架飞机在b市的天空翱翔远去,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
  
      飞机在天空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便降落在榕城的机场里。
  
      余暖和于慕臣从飞机上款步下来,于慕臣手上拖着余暖的行李箱,一手握着她的手。
  
      下飞机后就有提前安排好的人前来接应,身穿黑色服装的助理看到于慕臣来了,立即上前迎接,“大少。”
  
      他目光落在余暖的身上,再看到他们相牵的手,恭敬喊道:“小姐。”
  
      “走吧。”于慕臣淡淡道。
  
      助理将行李箱放在后备箱,于慕臣和余暖坐在后座,一路前行。
  
      余暖看向车窗外飞跃过的风景,一路上出其的安静。
  
      于慕臣放下手机,垂眸就看到她放在大腿上的手掌微微屈起,虚握拳头,中间留了一个空心,“紧张?”
  
      余暖蹭的一下转头看他,反应倒是不小,也没说话,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他,清澈的目光内一丝紧张显而易见。
  
      于慕臣含笑,手掌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道:“别怕,就是见个长辈而已。”
  
      余暖轻轻的嗯了声,但看到窗外飞过去的一家超市,似想起什么,忙喊道:“停车,停车!”
  
      助理刹车。
  
      “怎么了?”于慕臣问。
  
      “毕竟是第一次见你的家人,空手去不好。”余暖一边说着,一边将挎肩包背上,“我下车去买点东西,很快的。”
  
      “我陪你去?”
  
      “嗯也行。”他应该比较知道他家里人都喜欢什么。
  
      于慕臣将她拉下车,助理看着他们两人牵手的背影,想到刚刚他们家大少爷每句话里都藏不住的温柔,有些感慨,没想到一向清冷寡淡的大少爷也找到了心爱人了,真当是可喜可贺!
  
      余暖和于慕臣两人在商场内逛了约半个小时,满载而归的走出来,将买的东西都放在后备箱。
  
      余暖一件件点过后,确定没漏才放心。
  
      于慕臣家有一位年长的爷爷,父母双亲,两个从军的弟弟和妹妹,她转头问,“你弟弟找媳妇了没?”
  
      “没。”于慕臣拉着她的手,“这样就够了,比起东西不够,迟到可不好。”
  
      余暖被他这话说动,赶紧回到车内。
  
      车子开进于家大院。
  
      单看门卫笔直的军姿就令人肃然起敬。
  
      下车。
  
      余暖打量着眼前这栋建筑,雕梁画栋,飞阁流丹,望而生畏,处处彰显住在这儿的主人公身份不凡。
  
      于慕臣牵着她的手,两人的手上都提满了东西,大袋小袋的精致礼盒,走进门口内。
  
      依稀能听到里面的人说笑声传出。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走进大厅内,就看到里面围坐了不少人。
  
      听到脚步声,于母赶紧走了出来,“老大来了啊!”
  
      “妈。”于慕臣喊道,“爷爷,爸。”
  
      余暖:“阿姨,叔叔,爷爷”。
  
      “大哥。”于湛和于笑笑两人喊道。
  
      众人转过头来的时候自然注意到站在于慕臣旁边的余暖,愣了愣后,于笑笑就先反应过来,热情的喊道:“嫂子!”
  
      余暖被这称呼喊的脸上有过羞涩,不应不礼貌,思及此,她微笑淡淡点头,“你好。”
  
      于笑笑眼球转来转去,见于慕臣也没有否认,惊讶的捂着嘴巴,失叫道:“哎妈呀!真的是嫂子啊!”
  
      以往她也不是没这样调侃过于慕臣带回来的女助理,但多半她这么一叫,她大哥就会马上澄清。
  
      可这次没有!
  
      而且两人从进来相牵的手就没松开过!
  
      于湛也从位置上站起来,走过去,拍了拍于慕臣的肩膀,“大哥不赖啊!我都以为你要准备出家,没想到这么冷不丁的就带回来一个美若天仙的嫂子了!”
  
      他是军人,肤色小麦色,剪了个板寸头,笑起来牙齿很白,看上去帅气刚毅。
  
      他说着,又来到余暖面前,“嫂子,我哥要是对你不好,你就直接把他甩掉,然后投奔到我的怀抱中!”
  
      话音刚落,于笑笑一掌就呼过去,“得了吧你!每次就是这样!你是有多久没见过女人了!”
  
      于湛摸着被她打疼的脑袋,于笑笑从军,手劲可不小,这么一掌还真的挺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军队,一个女人都没有!”
  
      “切,那也不能觊觎我嫂子!”于笑笑手揽住余暖的肩膀,明显维护的很。
  
      余暖失笑。
  
      于母和于父还有于爷爷三人一直暗中打量余暖,越看越觉得这姑娘就像一块璞玉似的,越看越喜欢。
  
      老大的眼光看人自然不用说的。
  
      余暖将手上买来的东西一一给了他们,补品、燕窝、单丛、大多是养生的。于湛和于笑笑给他们两人各买了一套衣服。
  
      人收到礼物自然是欣喜,于母对余暖更加满意了,高兴的拉着她坐在旁边,“姑娘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暖,是一名医生。”
  
      “暖暖,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于笑笑八卦的问道:“嫂子,你和我大哥认识多久了啊?”
  
      “快六年吧。”
  
      “哇!这么久!”
  
      于湛手肘撞了一下于慕臣,“大哥,你也藏得太深了吧!我还以为是刚认识的,这下没希望了,情比金坚啊。”
  
      一句情比金坚取悦了于慕臣,清冷的嘴角聚拢了几分笑意,他没有坐着,就站在余暖的身后,看上去像是一座大山给她安稳感。
  
      于母听到是医生,更加欢喜了,于慕臣从小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身体不好,这个他们全家人是知道的,如果以后娶个医生老婆,那他们自然能放心些。
  
      余暖本还有些紧张,但于家的人显然都十分友好,于父和于爷爷聊起天来也很和蔼,没有她想象中军人的严肃和冷板,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融入这个大家庭中。
  
      过后的几日,余暖都和于慕臣一起住在于家。
  
      于笑笑和于湛这段时间正好是休假期,三人年龄相仿,聊得话题不少,早上种种花草,煮早餐,下午会和爷爷他们一起下棋,玩牌。晚上的时候就和于笑笑还有于湛三人联合打游戏。
  
      余暖学习天赋一向好,即便是很少玩游戏,但于笑笑教了她几遍后,她立马就能领悟,而且玩游戏的能力直逼于笑笑。谁都喜欢和聪明的人相处,完全不用多废口水又能玩的很尽兴。
  
      倒是于慕臣这段时间,偶尔总是玩消失,晚上才回来,而且回来后洗个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余暖瞧着他的脸色总觉得他很疲惫,可问他怎么了,他却不肯说。
  
      就这样再于家度过了一个月左右。
  
      于慕臣有天突然说他要出差。
  
      余暖知道他身上还肩负着jk的责任,便没有劝他,只是叮嘱他要好好休息。
  
      于慕臣走的那天,是拉着行李箱走的,他说可能还离开一段长时间,让她继续待在于家等他。
  
      于慕臣离开后,余暖顿时就有了反差,本来每天充实的生活一下子空落的许多。
  
      坐在窗边看着医书,却心情烦躁怎么样都看不进去,于母见她看的眉头蹙紧,走过去,端了杯茶放在她的面前,“暖暖,怎么了?”
  
      “阿姨。”
  
      “我看你视线却在看桌子,看不进去?心情不好么?”
  
      余暖手挠了挠头发,说出自己的顾虑,“阿姨,阿臣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啊。他经常这样出差的,你是想他了?”
  
      “嗯那天他离开前,我感觉他气色不太好,很担心他。这几天他都有跟我发信息,我本想跟他打电话通视频,可他说他这次执行的任务有点危险,暂时不能这样。”
  
      她是垂眸说的,所以没看到于母眼中一闪而过的伤感。
  
      她脑袋想起了那天儿子离开的前一天和她的对话。
  
      妈,我明天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拜托你好好照顾暖暖了。
  
      我喜欢这孩子,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她,不过你这又要出差去哪,好不容易才回家,在家里待长一些吧。
  
      嗯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一直在家里和你待一起。
  
      好,你去忙活你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妈管着你别担心。不过你和暖暖既然认识六年了,这是不是该考虑操办一下终生大事了?
  
      妈,你还记得我出生之前那名老医生的预言吗?
  
      记得他说你最多活到25岁。慕臣,你是在担心这个吗?你现在快三十了,照样活的好好的,那个老医生只是胡扯而已。
  
      妈,我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跟上天抗争得来的,那名老医生没有说错,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死过一次了,不过那时候在国外动的手术,怕你们担心就没告诉你们我现在没办法给暖暖一个交代,如果我走后没有回来了,你们帮我好好照顾她
  
      慕臣!你这是什么意思?!
  
      于母晃过神来,眼神有泪花闪烁,但她还是擦拭掉了,没有留下痕迹,“暖暖,你别担心他,他每天都给你发短信,证明他很安全。”
  
      “嗯”余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阿姨,我想出去走走。”
  
      “好,别太晚回来。”
  
      “嗯嗯。”
  
      余暖穿上外套,想起老二和夭夭也住在这个城市,而且离这还不远,在路口拦了辆车,跟司机说了地址。
  
      车子来到景园外。
  
      余暖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景园的大门打开着,不少人匆匆忙忙的来回走,她还看到了香香,陆少校,无心,赫连凉墨,墨宝,叶老大,虞清野,老四,肆酒
  
      真正让余暖瞳孔放大的是,她看到了李铭鑫!
  
      鑫子一向很忙,就连老二结婚的时候他都没有来,现在出了什么大事需要他动身?!
  
      余暖不敢再往下想,脚步走在地上跟要跑起来一样,“鑫子!”
  
      李铭鑫正在和医生谈论,听到喊声,他转头看去,就看到余暖来到他跟前,“暖暖”
  
      香香大着肚子也转过身来,余暖没错过他们眼中的一丝慌乱。
  
      她脸色极力的克制让自己冷静,说话的声音是连她都想象不到的镇定,像是对这样的场景早已经有了预知,但手脚冰凉的温度还是告诉她,她的勇气还不够大
  
      “带我去见他!”
  
      鑫子犹豫片刻,便点头,“好!”
  
      一栋阁楼内。
  
      光线明亮,里面布置了各种医疗仪器。
  
      靠窗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他盖着被子,双眼闭着,脸色看起来憔悴苍白。
  
      余暖站在门口,就那样看着他。
  
      也许感受到她的视线了,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到她时,波澜不惊的眼光波动了一下,干涸的嗓音低低的喊道:“阿暖”
  
      余暖慢慢的朝他走过去,坐在他的身侧,哭腔压抑在喉咙中,“骗子。”
  
      他曾经答应过她的,如果真的到最后一刻,他不会瞒着她,会和她一起面对的。
  
      于慕臣冰凉的手包裹住她同样失去温度的手掌,“我没骗你,还没到最后一刻。”
  
      余暖攥紧他的手掌心,垂下眉眼,喉咙难受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郁曼香走了过来,几天的时间她才能接受她三哥寿命不长的事实,“三哥,暖暖,我们已经在极力找心脏供体了,一定会有希望的。”
  
      “嗯。”于慕臣淡淡点头,其实他知道,希望不大,他的血型太过特殊了,如果那么容易找,不会花费三年的时间都找不到。
  
      余暖吸了吸鼻子,从位置上站起身,双眼清明,语气冷静无比,“鑫子,把他的身体状况都跟我汇报一遍。”
  
      “好!”李铭鑫将手上的检查报告递给她。
  
      于慕臣眉心有疲惫之色,但他却坚持的没有闭上眼睛,就这样一直看着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和李铭鑫讨论他的身体。
  
      看着她腰板挺直,脸色冷静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清楚,他的凝望是给予她最大的勇气,如果他现在闭上眼睛了,也许,她所有的坚强都会崩塌
  
      和李铭鑫讨论过后,余暖阖了阖眼眸,他的身体恶化了,心脏衰竭,如果这半个月内找不到心脏供体的话,哪怕是菩萨降世,也无能为力。
  
      郁曼香他们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人。
  
      余暖拉过椅子坐在于慕臣的身边,握着他的手,与他对视,轻声问,“现在能起来吗?”
  
      “没多少力气。”
  
      “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身体不对劲?”
  
      “嗯带你回家里后,第二天就感觉不对劲了,没什么力气,呼吸有点累”心脏绞痛,呼吸困难,晕厥这些严重的他都没说。
  
      可余暖又怎么会不知道。
  
      她垂下眼眸,“所以,一直瞒着我不说?”
  
      “你和笑笑他们玩的很开心。”
  
      “你带我回你家里,根本就不是想带我去见你家长”
  
      他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所以说,给她找一个温馨的安家地方
  
      就像是安排后事一样
  
      于慕臣看着她脸上的难过,手掌贴在她的左脸,指头摩挲着她的脸上,“谁说不是带你去见家长你不是见过我的家人了么?”
  
      余暖握着他的手,嗓音很闷,却像是在克制什么,“我说的见家长,是说成亲”
  
      每对恋人,带爱人回家不都是蹦着结婚的想法么?
  
      她也曾这样以为,所以那日那么的紧张。
  
      原来,不是。
  
      于慕臣扯动嘴角,“就这么想嫁给我啊?”
  
      余暖俯身,脑袋埋在他的脸庞,“对,这辈子非你不嫁!”
  
      于慕臣眼神暗了暗,没有喜悦,反倒有惆怅伤感,“阿暖,一辈子还很长,别这样说。”
  
      就是预料到有这样的一日,所以才一直拒绝她,不爱的那么深,走的时候就不会太刻骨铭心。
  
      可他低估了感情,即便他总是拒绝,也抗拒不了内心对她的不舍和爱恋。
  
      余暖听着,没有回答,只是把眼睛闭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处,静静的这样抱着他。
  
      等她再起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撑不住睡了过去,叫他起来吃晚饭,他也没醒过来,整个人脸上苍白,好像下一秒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郁景琛他们聚集在饭桌上,大家都是沉默,连吃饭都觉得味同嚼蜡,余暖根本吃不下,喝了口粥就放下勺子。
  
      简折夭把两个孩子都放在房间内让他们玩玩具。
  
      郁景琛手按着眉心,疲惫道:“我没想到老三的心脏现在是人工心脏。”
  
      唐哥哥垂着头,“我要是不那么好玩,帮他多分担点公务,他是不是就没那么快倒下?”
  
      李铭鑫摇头,“别怪自己,人工心脏是有限期的,预测五年的寿命,现在时间的确差不多到了。”
  
      “那能不能再给他植入一个人工心脏?”叶老大问。就这样一个五年,一个五年的拖下去
  
      李铭鑫仍然是摇头,“不行,他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再承受,目前除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心脏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其他的办法都没有。”
  
      唐哥哥烦躁极了,“a型,b型,o型,就算是ab型都行!偏偏是最稀有的熊猫血!拥有这血液的本来就少,哪里能找到一个正好脑死亡的,麻蛋!”
  
      他脚踹桌子。
  
      众人都沉默。
  
      余暖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讨论到最后,还是没找到一个救治方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