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出武陵 > 第九章 世子之死

第九章 世子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如同碎裂了一般剧痛,我还活着么?
  徐庆芝全身没有一丝力气,疲惫到眼睛也睁不开。迷迷糊糊听见耳边好像有谁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想侧耳去听,却丝毫动弹不得,是父亲么,他竭力想睁开眼,却没能成功,手指微颤了一瞬,又再一次陷入了昏睡。
  “御医,快看,庆芝方才好像是要醒过来了!”看见徐庆芝手指的动静,徐汾阳双眼通红猛地站了起来。
  医官叹了口气,上前给小王爷号了号脉,还是摇摇头,王爷怕是思虑过度产生了幻觉,世子殿下浑身骨头没有一处完好的,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是决计不可能动弹手指的。但是待会回宫如何向震怒的陛下复命倒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医官一边收拾药箱一边想着,以世子殿下所受的伤,便是大罗金仙在世也回天乏术。
  站在一旁的丫鬟们有不少在暗暗抹眼泪,小王爷虽说平日里看起来浪荡轻浮,但是也就是嘴上说说,对下人们都是极好的,当年一位丫鬟和杂役珠胎暗结,按律二人皆要流放去南边的烟瘴之地,小王爷亲自率人去捉拿,硬生生追了一整天,最后空着手回禀京兆尹,说自己骑着一匹驽马实在是追不上,可谁人不知小王爷的坐骑都是天下一等一的良驹。
  已经是第四个御医了,管家老陈将医官送出府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世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飞来横祸让整座晋王府都陷入了沉默,没有人想到今早还给下人们赏钱的世子,下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每个人都忧心忡忡,有意无意的路过世子房间,想听到一些好消息。
  进到后院就看到王爷独自一人站在院中,雪有些大了,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在他肩上,原本挺拔伟岸的身姿在此刻微微弓着腰。在朝堂之上他是荣宠无比的权臣,在异族面前他是手段凶狠的屠夫,在百姓面前他是爱民如子的晋王,而此刻他只是一个可怜的人,一个随时可能给失去孩子的父亲。
  雪愈发的大了,乌云层层叠叠,把天空也压的很低,低到让人喘不过气来,一丝阳光也看不见,阴沉沉的雪花飘飘荡荡无所依靠,不一会院内就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徐汾阳在此刻感到一阵刺骨的冷。莫不真是自己一生杀业太重,才有得如今的下场,徐汾阳不由得仰天长叹,一阵无力感笼罩在这位纵横天下的晋王身上,纵然举世无敌,功业彪炳史册,在此刻也显得全无用处。
  “王爷,外头冷,回屋吧”老陈看着有些不忍。
  “不必了,你进屋替我看着庆芝吧,这些年,本王东征西讨,对他疏于陪伴,可能在他心里对你还更亲些。”徐汾阳眼眶微红,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幅模样。
  老陈叹了口气,转身进屋,造孽,真是造孽,王爷和世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成了这样。
  徐庆芝依然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小王爷这跳脱的性子,怎么这回能静下心的躺这么久呢,老陈上去给他掖了掖被角,若是这回世子能挺过来,自己愿意一辈子吃斋念佛,老陈擦了擦微红的眼角。
  这里好黑啊,徐庆芝茫然打量着四周,莫非这便是九幽冥府不成,自己已经死了么,如果真是这样,父亲应该很难过吧。他叹了口气,只是不知那符咒顶不顶用,对了,还有那镜子呢?就算自己已经死了,有些事儿还是得弄清楚才是。
  想到这儿他下意识的往怀里摸去,却发现空无一物,也对,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颓然的放下手,这回好了,死的稀里糊涂,连那妖妇为何要杀自己都没弄清楚。徐庆芝叹了口气,顿觉心中烦闷,双手并成一个喇叭,大喊了一声,“有人么!小爷我死了也没个鬼差带带路么!”
  这里似乎是极为空旷,回声层层叠叠的传来,许久也没别人的回音,这算什么,我徐庆芝莫不是成了孤魂野鬼?
  站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尽管四周一片漆黑,徐庆芝还是想找一条出路,好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脚下的触感倒是极为真实,像是刚下过雨的泥地,他摸索着弯下腰,用手捻了一些放在鼻尖细闻,有一股奇怪的酸臭味,并带有一丝青草的气息。这是何物,闻了半天不知所以然,想到自己反正已经死了,也无需束手束脚,干脆狠下心来,用舌尖舔了一舔。
  正品味时,忽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大哥哥,你为何要吃马粪呀。”
  一听这话,徐庆芝吓得一激灵,伸手猛地甩了甩,“曹仓舒!”自己莫不是又到了这太虚幻境中。“仓舒,是你么?”徐庆芝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这里为何会有马粪,我又为何什么都看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