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出武陵 > 第六章 道坚成谜

第六章 道坚成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听吱呀一声,房门缓缓的开了,在屋内的一片漆黑中,露出一张老人的脸,遍布老人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生机,双眼浑浊不堪,仿佛狂风中一盏随时会熄灭的油灯。“你找谁呀”老人似乎没什么力气和徐庆芝交流,佝偻着身子,用手扶着门框,一边说着,一边剧烈的咳嗽起来,“也是来找道坚的么,你是今天的第二个人了。”
  今日竟然还有人来找他,只是不知此人找的是我记忆里的李道坚,还是那个如今的那个菜农。徐庆芝拱手道,“大娘,我是晋王府的人,来找他问问今日的蔬菜何时送去府上。”
  “什么晋王府,老婆子我家从没对外卖过菜,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自家都不够吃,哪有余粮往外卖,咳咳咳,外头冷,先进来吧。”老人似是受不得寒气,止不住的咳嗽。
  进屋后,徐庆芝细细打量了一番,屋子很小,可能是因为节约,连油灯也舍不得点,在这种雪后的阴天,没什么阳光,屋里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屋内仅有一张老旧的木桌,几把高低不平的椅子,漏风的窗户上贴着些早已褪色的年画儿,破碎的画纸被风吹得哗啦啦响,飘摇无依。
  虽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居中安置的桌子上放了一面看着有些年头的青铜镜,看着有些奇怪,他找了把椅子坐下,那老人家颤巍巍的给他倒了碗热水,“来,天气冷,喝碗热水。”
  徐庆芝双手接过,道了声谢,问道,“可能是我记错了,不过还望大娘告知他去了何处,我也好回去复命。”
  “道坚呀,他三年前就死了。”老人一瘸一拐的在屋里忙活,“当兵,死在战场上啦。”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勾起了伤心事,抹了抹泪,“这孩子从小命苦,没了爹娘,跟我相依为命,好在他人勤快,做事也仔细,日子过得清苦,但也有些盼头,怎奈何前些年,边疆战事吃紧,各地十丁抽一改到五丁抽一,道坚虽然身子骨弱,但还是被带去当了兵。”
  徐庆芝叹了口气,看来刘道坚是被直接抹去了,连名字都被别人占了去,眼下这种情况,所有相关的人记忆都被篡改了,刘道坚也没有下落,真是全无头绪。徐庆芝此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好奇为何除自己以外还有人会在此处找他,“今天在我之前,是何人来找过他?”
  只见老人边掀开帘子走进里屋,边慢悠悠的说“那个人啊,是个戴斗笠的男人,嘴里说着什么龟什么延年图,还说什么和晋王府的王爷动了手之类的话,老婆子我这辈子也没见过晋王这种大人物,实在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听闻此言,徐庆芝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此人说的,不正是昨晚实际发生的事么,莫非那便是刘道坚本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徐庆芝总觉得老人进里屋之前一直在偷偷打量自己,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料想一个如此年迈的老人,纵然有歹心,自己也不必在意。而且刚才老人的话让他着实有些激动,只待老人家忙完后再问个明白,可等了半晌却仍不见老人出来,正欲开口问时,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砰砰的清脆敲击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他心下诧异,站起身四处张望也没找到声音的来源,正纳闷时,突然低头一看,声音竟然是镜子里发出的。
  徐庆芝很是好奇,暗暗好奇镜子怎么会发出声音,伸手拿起镜子准备查探一番,可谁知刚拿起来,敲击声便立刻停了下来,徐庆芝对着光仔细端详,这面镜子造型古朴,花纹繁复,镜面已经不甚清晰,照出来的人相有些扭曲,与镜中的自己对视了半晌,颇有诡异之感,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徐庆芝索性不再理会,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碗里的水打发时间,着实无聊之下,对着镜中的自己举杯示意,本是无心之举,可谁知镜中的自己居然没有举杯,而是张口仿佛在说些什么,这恐怖的一幕让徐庆芝汗毛倒竖,不仅是因为张口说话,更是因为他分明看到镜中的自己在惊恐的说“背后”。
  徐庆芝顿时僵住了,他下意识的转过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那老人竟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