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出武陵 > 第一章 汴京公子

第一章 汴京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年的汴京城,初雪来的格外早,往年这个时候刚是枫叶满枝秋游忙,而现在已是一树梨花压海棠。
  位于大陆中部的汴京城从来都是最繁华的地方,每日往来商贾马帮数以千计,天下珍奇皆汇于此,只要有足够的银两,甭管是寸许大的走盘珠,还是南海的鲛人泪,在这儿都不是稀罕之物。只要在这汴京城住过,踏上城内的青石板路,就能知道何为人间天堂。汴京人都知道这么个规矩,在这城里,怎么闲逛都可以,除了城北的那座高墙。只见城北高墙如卧龙在野,高约数丈,看着极是巍峨大气。整座城市被这高墙泾渭分明的分为两部分,墙内是皇家与贵族们的居所,唤为内苑,墙外是寻常百姓们的家园,名唤外城,这面城墙乃是当朝灵帝命天下工匠齐聚帝都所筑,城筑后,取金石斧刃劈之,城损则斩筑城工匠,斧裂则斩铸兵之人,城下白骨累累,阴风惨惨,雷雨之日犹如鬼哭,此墙因而得名哭墙。由此天下怨声载道,义军云起,汴京城守将怀恨已久,开门献城,城破之日灵帝不愿天颜有损,拔剑自刎,义军入城后推开国高祖十世孙继位,这位素有贤名的闲散王爷展示出了仁厚宽宏的一面,赦免含冤官员,与民休息,由此开启了数十年的太平盛世,只是不知为何,哭墙下的寒风却更加阴冷了。
  而这热热闹闹的外城,又数朱雀街最为繁华,此街尽头便是内苑,城门之处有一个数丈之高的朱雀铜像,因而得名。传言此间之地多有王公贵族便装出游,更是留下过皇子公主锦衣夜行的旖旎传说,街边有数之不尽的精美吃食,有馥郁香浓的绝世美酒,更是存着只有帝都才得一见的奇珍异物。
  三餐四季也不过是一碗人间烟火,这繁华的朱雀街便是整座城最美好之所在。对于徐庆芝而言,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便衣闲游,尝尽人间繁华。身为当朝晋王之子,襁褓中的他便已经是别人一生也难以企及的从四品明威将军,出生之时皇帝亲至晋王府,赏赐之物络绎不绝,荣光无限,五岁时入宫面圣,因言语聪慧,皇帝唤至身前,手抚其背而赞之“晋王家千里驹也”,加封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这也是开国以来首个身兼文物双职,十四岁随其父出征塞北,一身明光铠,手执亮银枪,斩将夺旗,北蛮闻风丧胆,十五岁轻骑突进,攻破东夷王庭,俘东夷王族而归,群夷束手,帝国以东一战而定,皇帝大悦之下,武职加封一品骠骑将军,文职开府仪同三司,一时间风头无两。
  本该顺风顺水做小王爷的他却在十六岁时在战场上被西巫的神箭手一箭射中胸口,坠下马来,急救回营时已是嘴唇乌青,气若游丝,皇帝闻讯大发雷霆,将宫内的御医尽数派往前线,怎奈何已经毒入骨髓,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一云游道人来至营前,说了一番紫薇数术之类的话后留下一味药方,晋王力排众议令人与徐庆芝煎服,饮下药汁后一口乌血喷出,终于是救了回来。可谁知得救之后的当晚,徐庆芝便开始彻夜做梦,梦里是一个血海滔天的世界,与眼前的歌舞升平相比犹如地狱,随处可见的裸露在外的尸骨,就连战场上厮杀多年的徐庆芝也心有不忍,那个世界连天空仿佛都是血红色的。在梦里他看到了一人一剑独守天渊的剑客,看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豪杰,更有须弥芥子化为一国的佛陀,尺地寸天一步万里的仙人,在梦的最后,只见一人一剑凌空而立,周身诸天神佛虚影宛若实质,在血红的天空中如神祗般让人不敢仰望,光影纵横之下整个世界仿佛都劈开了一角,在漫天血雨之中留下一片净土,徐庆芝心生崇敬之情,正待细看那人容貌之时,胸口旧伤剧痛,将其从梦中惊醒,而从那日之后,每晚的梦境都会伴随着箭伤的痛楚,数年的煎熬让他不得不从战场隐退,从此天下无双的帝国少年将军只能退居帝都做一个闲散王爷,终日纵情山水,隐于人间。
  徐庆芝今日趁着初雪已停,身着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肩披大氅,腰系美玉,带足银两,独自一人大摇大摆的从朱雀门而出,四处闲游。朱雀街拐角的陈记茶楼里听说到了些新茶,是连皇宫里都没有的好玩意儿,念及此处,徐庆芝加快了步伐,生怕去的晚了连个碎渣也尝不到。眼见着茶楼的招牌在风中猎猎作响,肩处忽的一沉,原来不知何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瘦弱的孩子,低头撞上了自己,只觉得腰间一松,原来是个小贼,徐庆芝伸手如电,直接扣住了他的手腕,重重用力之下,来人一声闷哼,扬起了头,看起来年纪不大,约莫七八岁,虽然脸上脏兮兮的但是难掩清秀。
  “你放手”那孩子声音清脆,羞恼着想要挣开,奈何徐庆芝力大,挣扎半天也是纹丝不动,徐庆芝语带调侃“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偏要偷人东西”。说着手上略一用力想给他一个教训,怎知还没发力,突觉手上一麻,这孩子手腕一扭,不知用了什么法门,居然从自己手中挣脱了。
  “我爹说了,穿成你这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偷了也就偷了,要杀要剐,都听你的”这孩子一幅悉听尊便的样子倒是让徐庆芝不好动怒,见他一脸大义凛然,再加上这孩子居然能从自己手中挣开,心下好奇,不禁莞尔道:“那你爹可说错了,我可不是坏人,这天色也不早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家,我倒要看看,你爹是个什么人物。”
  一听有东西吃,那孩子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这一幕被徐庆芝瞧在眼里,指着前方不远的茶馆道:“喏,前面这铺子,是全京城最好的点心铺子,你别吵闹,我就带你去尝尝。”一听这话,孩子满脸雀跃,抓着徐庆芝的手臂,央求道“我好几天没吃好好东西了,快带我去吧,我一定不吵不闹。”
  徐庆芝想着今日闲来无事,对这孩子的来历也是颇感好奇,当下哈哈一笑,带着他大步而去。一进茶楼,掌柜的见是贵客来了,忙不迭给安排了个雅间,徐庆芝让小二上了几盘可口点心一壶新茶,坐下问那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父母今在何处?”
  “我叫曹仓舒”,满嘴都是点心含含糊糊的说,“我可不是汴京人,我出生在很远的地方,但是我记事起就在汴京了,我没有娘亲,我爹身体不好,腿脚不方便干活,都靠几个叔叔伯伯接济。本来日子也能凑合着过,谁知道我家附近的庄子被当今晋王世子占了去做猎场,大家没了生活来源,这才有一顿没一顿的”
  徐庆芝微微一愣,这孩子口中的晋王世子莫非是自己不成,但是自己从未下令建什么围猎之地啊,“你确定是晋王世子干的?”
  “对啊,来的人都拿着晋王府的牌子,可凶了,还打人”仓舒语带不忿,“我要不是年纪小,我非上去打他们两拳不可。”
  徐庆芝脸色阴沉,莫非有人打着自家的旗号在外面做了歹事,此事定要好好查查,若有人败坏自家名声,定要用他来试试晋王府的剑锋。正沉吟间,忽听着楼下一阵喧嚣,本不愿理会,却听着脚步声竟是朝着自己所在的雅间而来,徐庆芝一听脚步声便觉得此人身法极快,绝非常人,余光一扫正在狼吞虎咽的仓舒,心想:这孩子果然不简单。
  门被一脚踹开,只见一魁梧大汉迎面而来,进门便吼“仓舒在哪!”身后跟着一众小二和惊慌失措的店掌柜,“徐公子,对不住啊,这人真是蛮横,我们实在没拦住,公子莫怪,公子莫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